手机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网站长微信:1192010797

当前位置:忆源资讯网 > 新闻 >

东北为何也限电?

时间:2021-09-27 20:01:48|浏览:

 降煤价或涨电价成为两难选择

  “东北限电”最近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不少辽宁和吉林等地的网友反映,他们在未接到通知的情况下被停电,且时间长、频率高,影响到了正常生活。

  近一段时期以来,国内多个省份相继拉闸限电,应对供电紧张局面。东北地区限电措施更从工业用电扩展到生活用电,颇受争议。

  最典型的一例,9月26日,吉林市新北水务有限公司在一则通知中称,按照国家电网要求,将执行东北电管局和吉林省能源局有关有序用电的精神,不定期、不定时、无计划、无通知停电限电,此种情况将持续到2022年3月份,停电、停水变为常态。

  9月27日,吉林市新北水务有限公司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此前发布的停水通知措辞不当,对此深感自责。

  针对限电问题,目前东北多地纷纷作出回应。9月26日,辽宁召开电力保障工作会议。会议要求,各地方电力运行主管部门避免拉闸限电涉及安全生产、民生和重要用户。同一天,吉林省官方强调,要全力保障基本民生用电需求,最大可能避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

  在外界传统印象中,东北地区过去一直是以电力过剩而出名,还会往其他地方输送电力,为何也出现拉闸限电现象?

  红绿灯灭了

  9月26日,“东北限电”话题冲上热搜。据多名身在东北的网友反映,他们遭到了无计划、未通知、不定时的停电,甚至有地方停电时间持续了三天以上,并由此带来了停水、停网等问题。

  9月23日以来,东北多地发布通知,为保障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将在规定时间执行“限电”。

  9月23日,沈阳市部分区域因限制供电,甚至出现了道路信号灯熄电的情况,并产生了交通拥堵。

  此外,突发性的停电也带来了一些严重的安全问题。9月24日,辽宁澎辉铸业有限公司因限电发生高炉煤气中毒事故,共有20多人被送医救治。

  9月27日,一名哈尔滨市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收到了由社区发布的停电通知:今天晚上各小区会关闭所有亮化工程,尽量保障居民用电,哈尔滨的几大商场陆续发布提前闭店通知。近期可能随时停电,限电不发通知,达到高峰用电量,所涉地区就停电,一般4-5个小时。

  从限工业电到限民用电,突如其来的事项也引发争议。

  国家电网一名客服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在全国多地都出现了能源供需不平稳的情况,近期东北电网存在一个较大的电力缺口,供电企业不得在部分时间段或者部分地区实施限电,“实际上已经先行对非居民执行了有序用电,在紧急避险的情况下可能没有办法提前通知”。

  9月26日,辽宁、吉林两省份均召开相关会议,提出要最大可能避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

  据《辽宁日报》消息,9月26日,辽宁省工信厅在沈阳召开全省电力保障工作会议。该厅要加强有序用电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保证有序用电实施到位,最大可能避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

  这次会议也透露,7月份以来,由于发电能力大幅下降,辽宁省电力短缺。9月23日至25日,电力供应缺口进一步增加至严重级别。

  在全省保电煤供应保温暖过冬保工业运行视频调度会上,吉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吴靖平表示,要全力保障基本民生用电需求,最大可能避免出现拉闸限电情况。电网公司要科学精准调度,确需停电限电,要提前告知居民做好准备,引导企业单位避峰错峰用电。

  煤价与电价的困境

  拉闸限电的并不止东北地区,进入9月以来,多地实行用电降负荷,以应对供电紧张局面。从公开报道看,由南至北,这一轮“限电令”波及十余个省份。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上述措施是和当前我国用电需求直接相关的,“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需求同比增长超15%,要知道2013、2014年的电力需求增长才1%,今年肯定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用电需求旺盛,煤炭价格飙升,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小平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多地推出限电措施也有共因,即煤价长期高位运行。近期煤炭供应偏紧,煤价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每发一度电企业最少亏一毛钱,“越发电越亏本”。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一名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今年,大宗商品价格屡创新高,国内有序防控疫情,相关企业为承接境内外生产需求存在扩张产能冲动。

  在这一前提下,降煤价或涨电价就成为摆在政府面前的两难选择。今年8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文要求内蒙古地区对区域内泰壕煤矿、王家塔煤矿、高家梁煤矿、尔林兔煤矿等保供煤矿或产能置换矿井存在的带头涨价行为予以核查纠正。

  但动力煤的供需关系仍较为紧张。“如果涨电价,那么居民、企业的压力会加大,所以此前一直是央企在承担亏损,但现在相关的央企也陷入了全面亏损的境地。”韩小平称。

  “现在摆在牌面上的选择并不大”,林伯强称,要么释放煤矿产能,要么控制煤价。他表示,以往电力过剩的情况可能对东北地区的电力格局带来了一些调整,今年需求突然间反弹,令当地措手不及。 

  9月25日,中国华能集团燃料部市场研究处处长张海林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许多在东北的电力企业,负债率已经非常高,甚至是资不抵债。

  东北为何限民电

  尽管拉闸限电的因素各异,用韩小平的话说,“有些地方是硬缺电,有些地方是政策性缺电,有些地方是结构性的问题。” 

  但对于东北地区突然限制民用电的情况,还是有专家表示难以理解。林伯强表示,中国居民用电占比大概是15%,工厂则占到70%,而限制民用电会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因此地区限电通常不会触及居民。“东北过去一直是以电力过剩而出名的,还会往其他地方输送电力。”

  在韩小平看来,东三省这两年把小型热电厂拆了很多,小热电是解决冬季采暖的一个最关键的主力军,把它拆了以后,用天然气供给老百姓(48.0902.134.63%),经济上难以支撑。另外,寒冷地方用的能量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要进行能源结构转型,其实是压力非常大的一个事。

  林伯强也指出,东北地区的电力系统是非常典型的火电系统,煤电占的比例非常高,水电很少,天然气也很少。

  煤炭生产的减少也是造成东北煤炭紧缺的重要因素。有数据显示,2021年1-7月全国规模以上企业原煤产量(分地区),东北地区中最高排名为第十位的黑龙江,辽宁省排十四位,吉林省排十八位。而2016年1-10月全国规模以上分省区原煤产量,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分列第五、六、七位。

  “比如东北最有名的鸡西煤矿,现在就剩下一个公司在生产。”韩小平认为,东北电力资源的稀缺症结的背后系一系列的“并发症”。

  拉闸限电问题何解?韩小平认为,眼下,部分北方地区已进入或者即将进入供暖季,最重要的是必须马上启动采暖的煤储备,“到冬季煤炭的价格可能还会继续上涨,你现在买不起,到冬天更买不起。”

  不过,林伯强则表示,目前国内并没有真正出现煤炭资源枯竭的情况。他预计煤价的高位会在短期内会得到缓解,“用电需求不可能每年都有那么大的增长”。

  据国家能源局26日消息,近期,按照供暖季增产保供工作部署,国家能源局有关业务司已分别赴京津冀、蒙东、黑龙江、湖南等地督导煤炭、天然气保供工作,现场协调解决制约增产增供的突出问题,指导地方和企业落实能源保供各项举措,努力增加能源供应,全力以赴保障今冬明春重点地区民生用能需求。

  此前的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也已组织晋陕蒙和有关产煤大市、重点煤炭企业召开专题会议,安排发电供热用煤中长期合同全覆盖煤源落实有关工作。

Copyright © 2020-2021 广州忆源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2021121109号-1 XML地图 网站模板